“妈,其实我过得一点也不好。”

内容:国内外新闻,新闻人物,时事评论,财经评论,对社会各种现象、道德状况、文体娱乐等方面的议论,杂谈,等。

“妈,其实我过得一点也不好。”

帖子水星 » 2018-02-13 23:49

那是我后来逃出的地方,
也是我眼泪现在归去的地方。


前两天,在“二更”看到了一条采访视频,记录了北上广漂们跟爸妈通话的瞬间。

电话那头,爸妈像往常一样絮絮叨叨着;而镜头面前,孩子却已经泣不成声。

还有一个月,马上就要过年了,这样倒数的日子里,总是让人格外想家。

今天,我们来聊聊“家”吧。


爸妈,我在外一切都好,勿念。

在“二更”的视频下,最高赞的网友@带她去冰岛说:

“北漂时住在坟墓上,跟我妈说,住的楼房,可棒了。”

点赞的数字,大概暴露了很多漂泊青年的心事。

我有个朋友,去年刚从985学校研究生毕业,带着几件简单的行李和满心抱负,孤身去了北京。

没想到,一纸耀眼的毕业证,在人才济济的帝都,根本不算什么。找工作和找房子,成了她北漂的两座大山。

为了省钱,她住进了群租房。租了一个床位,早上跟二十来人挤着巷口的公厕和盥洗台,晚上听着隔壁的小情侣恩爱时不可言状的声音。

“这些都还好,最难的是接我妈电话的时候。”她跟我说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是爸妈眼中的骄傲,是亲戚邻里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在她开始“北漂”之前,她也是信的。

现在,这个“骄傲”一日三餐吃着泡面就馒头,住在潮湿阴暗的床位上,挤着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去找工作。

这些很苦,但偏偏都是不能跟爸妈讲的。

“一方面是不想给他们添堵,一方面是,跟他们说了,他们又能干嘛呢?”

漂泊在外的我们,除了穷,还有一点都一样,就是偏执地报喜不报忧。

可是,我们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啊。

就像这个北漂的朋友,有一天晚上遇到房东临时拆隔断,一屋子的人都被粗暴地赶了出来,包括穿着睡衣、一脸懵逼的她。

“抱着被子,趿着拖鞋走在街上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打电话跟我妈哭一场。”如今讲起来,她还有点哽咽。

是啊,一直忍着不跟他们说,孤独到了临界点,是会决堤的。


孩子,我们在家一点也不想你,勿念。

我猜,我们骗人的本事,大概都是从爸妈那里学来的。

比如,骗我们说:“我一点都不想你。”

几年前,朋友阿鹏去英国读书,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,第一次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离开家去机场那天,他还跟我吐槽,说他爸好“无情”,一早就去上班了,送也不送他,连一句“再见”也没有好好说。

哪知,他刚下飞机,就收到了他妈妈发来的短信——原来,他爸一直躲在机场外,站了一个多小时,看着他搭乘的航班飞走,抽了一整包烟。

阿鹏这个一米八的大男孩,就这么站在异国的机场,傻了吧唧地掉了眼泪:

“我爸一个大老爷们,估计是不习惯跟儿子来煽情的这一套吧。”

其实,很多时候爸妈都是这样吧,脸上装作毫不在乎,一转头,“想你”的情绪才敢铺天盖地地涌上来。

有时候,爸妈还会骗我们说:“我在家过得很好。”

朋友阿呆是一个“上漂”,每周日晚上八点,她妈妈都会准时打电话来,每次都问那几个问题:吃了吗?洗了吗?要睡了吗?

可是有一次,一连着两个星期,阿呆妈妈都没有打电话过来,每周日“三问”也改成了微信文字版。

阿呆有点疑惑,但这种疑惑一闪而过,很快又被工作和爱情挤走了。

后来爸妈到上海去看她,她爸才偷偷跟她说了实话:“你妈两个月前生病住院了大半个月,不敢跟你打电话,怕你发现。”

在那个当下,阿呆不知道应该尴尬,还是应该愧疚。与其说是妈妈伪装成功了,不如说,是她自己忽略妈妈太久了。

“我不知道,我妈在庆幸我没有发现时,心里是不是也很失落呢?”阿呆说,一想起这个,就悲伤得要命。

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,也写过送16岁的儿子出国,在机场一直看着他的背影,等他回一次头的经历。

她说:“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我们的父母,虽然也在做着同样的事,可是心里未必能像龙应台那么“放得下”。

他们不敢说想念,他们不愿意说自己的病痛,只不过是怕你分心、怕你担心、怕耽误你追求自己的幸福罢了。


没有你在身边,其实我一点都不好

“有没有想过,你的父母有一天,会离开你?”

“二更”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,让离家七年的小姑娘泣不成声,也让经过大风大雨的大老爷们儿红了眼眶。

“我想过,有很多种画面,不敢想,不可以去想。”

这句话直直地戳到我心里去了。

我记得,第一次有“父母将会离开我”这个念头的时候,我也是浑身打了战栗。上一秒还站在淋浴头下哼歌,念头一闪而过,眼泪就控制不住了。



我们爱他们,这是无疑的;可这份爱久而久之,就会因为习惯而被忽略,被搁置,被新生活里的种种,冲到了后边。

我们以为父母一直都会在的,一回头就在,所以干脆就不回头了。

父母也一样,他们以为我们总会回来的。

我们彼此,相处得越来越小心翼翼,营造出对方期许的状态;所有想念、所有难处,都成了无言,来不及说。

其实啊,很多时候,父母不需要这么“成熟”的孩子,我们也不想要这么“懂事”的父母。

彼此牵挂,彼此担心,甚至给彼此制造一点“麻烦”,这种互相需要,能把我们粘得紧一点。我们和父母之间,才不会渐行渐远,被新生活的浪潮冲散。

幸好,马上就要过年了,尽管年味越来越淡,但那份热汤热水的温暖总是不会变的。

希望你们都能回家,希望你们都会回家。

水星
明春会员
明春会员
 
帖子: 2828
注册: 2012-08-14 18:01
手頭現金: 18,352.00

回到 社会万象

在线用户

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:没有注册用户 和 7 位游客

cron